NOIP 2023 游记

(跳转到 2023/11/17 Day0)

2023/11/7

机房行为艺术

2023/11/16

昨天晚上头疼的要裂开了,今天早上五点半去医院看,做CT,头一次检查出来有鼻窦炎。磕了一粒布洛芬去考期中考试了。

2023/11/17 - Day 0

还是五点半起床去坐校车。上午九点半去济南,两个半小时到(不知道为什么高速向南方向没封但是还是走的下路)。

下午真的要困死了,打了一个板子,复习了几个题然后跑去打了个盹,起来的时候已经下午四点了。

继续学了半个小时,摆了半个小时,然后 $syx$ 要给 $yzh$ 做访谈。讨论了好久最后决定用 $yzh$ 的手机录视频,然后 $syx$ 自己用手机录音。

第一次访谈语言实在是组织不下去了,先点上外卖再来搞第二次。

录完 $yzh$ 继续录 $zsz$,这回没出现小问题,但是录完才发现手机因为过热自动关闭摄像头,后面最珍贵的地方全丢了。

晚上试机,我的评价是硬件很垃圾,软件很难用。算了,就这样吧。

历城二中真的很美丽,但是也真的很卷。

试机回来高二主任在宾馆楼下等我们。还送我们巧克力吃。

2023/11/18 - Day 1

早餐干了一杯非常浓的拿铁,放了一整袋糖还是很苦。吃完饭不穿棉袄窜楼下超市买了一瓶提神饮料。

考场

开考 8:30 去看 T1,9 分钟出思路,又花了 7 分钟码完代码。

去测大样例,好,Test3 没 TLE 掉,但是 WA 了。

重新读题,发现题读错了 $/ll$ $/fn$。

在原来代码上以非常迷惑的方式重构了一遍,虽然非常迷惑,但是过了 Test3。

自己滚去看 T2,对着 PDF 瞪了十分钟,硬是什么思路也没有。

9 分钟写了 Test3/4 的特殊性质答案。

观察 Test5 发现,这个题好像是图论,因为大样例有一个是链。

发现性质:
$\neg T = F$ => $-1 \times 1 = -1$
$\neg F = T$ => $-1 \times -1 = 1$
$\neg U = U$ => $-1 \times 0 = 0$

也就是,$\neg$ => $\times -1$。

(后来发现这个性质不会用)

Test1/2 是 $n=10$ 的数据量,果断开暴力,列举所有情况($3^{10}$),对于每个情况模拟顺序执行语句。

// 递归计算所有情况
int now[N];
bool gonext(int current) {
    now[current]++;
    if(now[current] > 1) {
        if(current == 1) {
            return false;
        }
        now[current] = -1;
        return gonext(current - 1);
    }
    return true;
}
C++

脑子干了,去水水 T3 T4。我承认我摆了,T3 用双指针走两个数组,T4 只针对 Test17/18 走特殊性质 还没过样例

12点半突然发现自己 T1 迷惑做法过了 Test3 但是把 Test1 给搞 WA 了,又回去急急忙忙补洞。

中午在车上麦当劳,前排没吃饱,后排东西多到吃不完。

熨斗数据 100+40+10+0

洛谷数据 90+40+0+0

2023/11/19 - Day 2

今天闲来无事来机房,但是只有我一个人。

$zsz$、$lhr$、$sqh$、$yyh$ 都退役了,只剩下 $sqh$ 的电脑在这(他住校)。

现役选手(吗?)只有我和 $yzh$。

省 1= 可能不太稳,今年分数线自测的都很高。

还有 25 天就要分班考试了,今天可能是这个月最后一次来机房。

没带电脑,把机房的老年机折腾了一遍,花了一个小时给机子加了 4G 内存。开机 $chkdsk$ C 盘一塌糊涂,扫描系统文件损坏的一塌糊涂。

洛谷任务计划里还有 7 道题没做,短时间内可能没法做了。

熨斗 SD 全省统测 225 名,很悬。

晚上 $lhr$ 说再来机房最后一次。

就这样吧,AFO。

Update 17:47 CSP-S 二等,二等

后记

个人思想激发,不按日期分组。

1

回想 NOIP 前停课而又不停课的样子。

把史地政停了,体育艺术停了,活动自习课停了,每天晚上第一节晚自习和疯了一样写作业,有时候左手一张作业右手一张作业,然后第二节课跑去机房做题。

然后其他新课没欠。

期中考试前 8 天停了 5 天课,跟着他们打模拟赛。

在没有复习的情况下再跑去考期中。

说实话,情况不是很差,总体等级分 $B$ 到 $B+$ 吧。

2

也许多少年后在某个地方,

我将轻声叹息把往事回顾,

一片树林里分出两条路,

而我选择了人迹更少的一条,

因此走出了这迥异的旅途。

$I \space shall \space be \space telling \space this \space with \space a \space sigh$

$Somewhere \space ages \space and \space ages \space hence:$

$Two \space roads \space diverged \space in \space a \space wood, \space and \space I—$

$I \space took \space the \space one \space less \space traveled \space by,$

$And \space that \space has \space made \space all \space the \space difference.$

– The Road Not Taken, Robert Frost.

3

停课真的有用吗?

暂无评论

发送评论 编辑评论


				
上一篇
下一篇